椿屋的阿早

回首万里,故人长绝。

“我们赌一下。”

“赌不管过了多久,不管去到哪里,我们一定会再见的。”



——久违了,您嘞!

不过万年而已。

不过滚滚红尘,看你与旁人共襄白首几回,不过红烛喜帐,与你痴缠之人非我而已。

不疼。